凤凰山下

 找回密码
 注-册

扫码登录更安全

12345下一页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听七旬老人讲述原达县地区杂技团的兴衰历程

    [复制链接]
5月初的一天,笔者在下班途中收到一封特殊的来信,原来是原达县地区杂技团一位叫邹名政的七旬老艺人,在看到如今杂技萧条的时代,特意给笔者写信,并附有一本《想当年》达县地区杂技团图片资料纪念册,希望借助笔者的文字,留下一代艺人们无私奉献的敬业故事。老人不但在信中详细介绍了达州杂技团的兴衰历程,而且还呼吁大力发展现代杂技,为群众文艺生活再添光彩的倡议。笔者被老人热爱民间文艺、不忘传承杂技灿烂的文化艺术的行为深深的感动。昨日,应老人之约,笔者来到南门口滨河路的早茶摊,翻阅那一张张陈旧的黑白演出照片,倾听老艺人深情并茂的讲述地区杂技团风雨历程的岁月记忆.......

风雨五十载   汇演上万场
地区杂技团丰富了群众文娱生活

       翻开《想当年》沉甸甸的纪念画册、细读邹名政老人的深情来信,随着老人的倾诉,仿佛把人们带进了历史,地区杂技团五十载的风雨历程和辉煌过往都一一呈现:达县地区杂技团的前身是宣汉县曲艺杂技队。1952年3月,为繁荣地方文艺、丰富群众文化生活,当时的达县地区宣汉县率先成立了“曲艺杂技队”,由县文化馆代管。1954年改为杂技曲艺队,1958年发展为宣汉县杂技团。由于该团演出节目新颖,深得群众喜爱和领导赏识,于1960年3月正式调到地区,成立达县专区杂技团,从此走上正轨发展道路。
     邹老说,当时的办公排练场所在达县城大西街3号。如今,虽然门牌号还在,但物是人非,原来红火的杂技场早已被繁华的闹市取代。岁月流逝,杂技团没有了,但好在还有一批老艺人健在,加之纪念册为证,他们共同的见证了杂技团的辉煌。1959年9月,还早在地区杂技团建立伊始,青年演员李兴明《高翻平台》杂技就参加了四川省文艺调演,获优秀节目奖。文革以后,杂技团节目质量日新月异,很多杂技节目参加省、大区和全国比赛多次获大奖。1976年,李志兰、李天国的《顶碗》杂技因技艺高超、节目惊险,娱乐性强,被文化部邀请参加全国(北京)杂技调演获得特别创新奖的殊荣。1980年,该节目又在成都演出时,受到中外19个国家和地区观众的热烈欢迎。四川省电视台还作了专场录制,并在当年10月四川电视台首次用彩色录像播放,使达县地区杂技团名声大噪。1986年10月,赵永兴、谭伟的《举杆扛杆》,江明生、杨旭的《双人椅技》参加四川省调演,获优秀节目奖。1987年5月,《双人椅技》参加西南区(贵阳)比赛,荣获三等奖。同年10月,在上海参加全国第三届杂技比赛,获得优秀节目奖。1990年5月,《双层分梯》、《胫脖排椅》、《踩珠顶技》三个节目参加西南区比赛,两个获最佳节目奖,一个获优秀节目奖。1991年5月,《双层分梯》参加全国第三届杂技比赛获演出奖。同年10月,《双层分梯》参加第三届中国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与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激烈竞争中,获得“铜狮奖”。1994年,《滚杯》、《水流星》与重庆山峡杂技团组团赴美国、加拿大、日本演出3个多月。1998年,杂技团再赴美国、加拿大商业演出半年多,获得好评。期间,在地区重大节日活动和接待贵宾时,都有地区杂技团的杂技节目表演。杂技团连年被评为地区文化系统先进单位并受到文化部的表彰。
      从杂技团成立起到新世纪初淡出人们视野,五十年来杂技团积极贯彻党的文艺方针,服务工农兵上山下乡和支农劳动,足迹遍及巴山蜀水,把杂技艺术送到田间地头、工厂车间、部队营地。累计演出上万场,受众达到数千万人次,为群众送去了精彩纷呈的精神食粮,极大的繁荣了原达县地区的城乡文化市场,丰富了人民群众的精神生活。
20180517_1217287_1526511734353.jpg
20180517_1217287_1526511734550.jpg
20180517_1217287_1526511734775.jpg
20180517_1217287_1526511734973.jpg
20180517_1217287_1526511735149.jpg
刻苦训练   无私奉献
难忘那些辛劳演出的激情时光

交谈中,年逾七旬的邹老感概万千:作为一个普通的文艺工作者,从事杂技艺术事业50年,他们当年那些翩翩少年、花季少女,而今都花白了头发,相继离开舞台。岁月流逝,时代变迁,虽然时光斑白了演员们的双鬓,地区杂技团也消失不见,但那刻苦训练、无私奉献的演出岁月,却让老艺术家们终身难以忘怀......
杂技艺术和体育、芭蕾一样,吃的是青春饭,有如甘蔗一样两头不甜中间甜。它又是一项高危职业,在练功和排演过程中的疏忽,对学员和演员都是致命的,如走钢丝、骑丝、空中飞人等高空节目,不慎摔下,舞台遇滑轮破裂或绳断,跟斗空翻走神失控等致残的事时有发生。这些足以说明,做一个杂技演员是多么不易。
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话一点不过分。腰、腿、顶、跟斗,是杂技演员必备的基本功,是每个节目的基本元素。改革开放前,杂技团物质匮乏,环境又差,没有像样的练功场和地毯。虽然条件艰苦,但为练好一个节目,演员们都不畏艰辛、刻苦训练,真的是夏练三伏,冬练三九,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即便是最简单的动作,也要枯燥而单调的重复练习数百遍,积累,即使从学员到演员,也从未停息过。
邹老曾记得,在农忙季节的大战红五月,抢收抢栽、抗旱支农,白天演员们与社员一起劳动,而休息间歇却还要在田间地头为农民兄弟表演节目,晚上还得赶回场镇剧场演出,这在当时是最大的政治,谁也不甘落后,没人叫一声苦。“有时演至中途,忽然天色大变,狂风暴雨,我们马上抢救台上的幕布、服装、道具,刚收拾完毕,雨过天晴,我们又装台演出。有时一个晚上装台卸台反复达两三次之多。但演员们从不抱怨,只要农民看到戏,就是他们最大的愉快。”那些忘我的演出岁月,邹老至今仍历历在目。
邹老告诉记者,几十年来,演出征途中的空地、院坝、操场、河滩草坪,都是练功场地,与烈日为伍,风雪相伴,这中间倾注了多少老师不厌其烦的心血,而多少演员、学员周而复始的艰辛付出,才练就出一个个倍受欢迎的创新节目,才有历次去参加市(地)、省(大区)、全国的汇演、比赛及国际上获奖的辉煌。然而谁又知道,当舞台上的掌声响起,手捧奖杯荣誉的背后付出了艺人们的多少心血、流淌了多少汗水呢?
“杂技艺人死也要倒在舞台上。”这是杂技团老团长王正国说的一句行话。虽然是正规的专业杂技团,但单位小,人员少,一个萝卜一个坑,不像成渝大剧团设AB角可替换。所以演员常常带病负伤演出,有的拔掉输液针头就上台献艺,或因负担节目多而累倒在谢幕的舞台上。艺术家们刻苦训练、舍生忘死的无私奉献演出精神和品德。不但感动了观众,而且至今还让人难以忘怀。
但凡杂技演员,都或多或少留下了负伤的职业病,一批又一批学员和演员走过的不凡经历,但他们都不曾为过去的得失而后悔过。毫不夸张地说,真实的历史,远比写在纸上的更生动感人。这是采访老人听到最真谛的哲言。
回忆起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曾任过杂技团团长的吴昌炳老人也感概不已:“当时不觉得有多苦,大家都是豪情满怀,只是现在想起来觉得有些苦,但我们都感恩那段难忘的艺术时光。几十年啦,大家都把最美好的青春献给了自己最钟爱的杂技事业,那些激情燃烧的演出的岁月,让我们受用一生”。
20180517_1217287_1526511735343.jpg
20180517_1217287_1526511735569.jpg
20180517_1217287_1526511735752.jpg
20180517_1217287_1526511735931.jpg


改革重组    希望杂技艺术有更好的传承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随着现代文化娱乐方式的多元化,人们已被电视、网络等文化娱乐所迷醉,而传统的杂技表演也离我们渐行渐远。走过50年风雨历程的地区杂技团也在阵痛和徘徊中走向衰落。2001年12月,为配合文化发展需要,达州市对剧团资源进行整合,地区杂技团与原来的达县地区川剧团、歌舞团、京剧团一起,重组为达州市艺术剧院。自此,杂技团就再也没有独立组团对外演出。
      采访中,老一辈杂技演员都吐露心声。他们说,杂技是中国的一门古老艺术,至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很多精彩的杂技节目给人们带来了强烈的视觉冲击与愉悦的心理享受,成为人们喜闻乐见和离不开的艺术形式,滋润着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地区杂技团几十年的发展,也有很多不错的杂技节目给人们带来过欢乐。他们不希望曾经红红火火的杂技艺术就这样夭折失传下去,愿重新组团的达州市杂技团,在各级领导的重视、振兴和传承下,去创造更加灿烂的未来。
      值得庆幸的事,据达州市文化艺术中心负责人唐荣健介绍,自2001年剧团重组后,专门保留了杂技团。改革后的杂技团浴火重生,焕发了青春。在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演员们一刻也没有放松对艺术的追求,结合时代需求,积极探索创新,创编了不少新颖别致、高难度的杂技节目,时常参加惠民演出和外出参赛交流。古老的杂技艺术,正在新生代演职人员的辛勤努力下,绽放出更加灿烂的光彩,为繁荣达州地方文化、建设文化强市做出新的贡献。

(采写:    凤凰山友     缺钱用      小桥人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其实,中国很多传统文化艺术都在慢慢淡出我们视野了!失传了!可惜老一辈艺术家的毕生精力了
回复 支持 7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杂技团在西街,小时候看过几场表演,水平挺高的。多年前就没见了,挺多的回忆。

回复 支持 5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2018-5-17 12:59:41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的娃娃那能吃得了这个苦,再说市场经济下,杂技的表演形式还是很单一了,扭扭屁股唱会歌就不费力挣大钱了,哪有这个心思去钻研这些哦。
回复 支持 4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一个时期的记忆,一段岁月的洗礼,一代人的梦想。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记得杂技团有一个滑稽演员李开根,喜欢看他表演的节目,不知道李老师是否健在?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看过杂技团精彩的表演,爬竿、唅花、顶碗等节目至今还有深刻印象,只可惜这些精彩节目而今再也没看到了。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世纪70年代末,曾在杨柳垭137地质队的灯光球场,看过他们的演出,其中卡车压人的节目很精彩。后来90年代中期,记得在广播节目里,听说他们到外国巡回演出很成功。再后来,就一直没有听说过杂技团了。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很遗憾没有欣赏过地区杂技团精彩的杂技艺术,但在西街杂技场看过电影。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以前风光的杂技团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儿时最美好的回忆,在金刚煤矿演出人山人海。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服务支持
广告报价
小程序开发
网站建设
服务支持
营销案例
微信托管
影视制作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 业务合作:18090927286
  • 内容管理联系:0818-2288899
  • 客服QQ: 42931164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