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山下

 找回密码
 注-册

扫码登录更安全

凤凰山下 首页 名家专栏 辉说不可 查看内容

夏虫不可以语于冰

辉说不可 2016-6-18 09:53| 发布者: 东方寺| 查看: 18622| 评论: 0|原作者: 王辉

摘要: 崇拜他人神庙者,必被他人奴役。 民主,是共同体内部的事,脱离开共同政治基础谈民主,是不符合逻辑的。 国家政治生活中的民主,只适用于爱国者之间。中国有个固定搭配的常见词:“爱国民主人士”,表明了爱国与 ...

      

    

    民主是古希腊人最先提出的,也是古希腊人最先实施的。古希腊雅典等城邦,为城邦公民,也就是大小奴隶主们,提供了“抽签选举法”、“贝壳放逐法”这些实践“一人一票”制民主的参政方式。


    作为奴隶制共和国,古希腊还有很多奴隶,但是奴隶是没有民主权利的。可以看出,民主是共同体内部的事,脱离开共同政治基础谈民主,是不符合逻辑的。因此政治生活中的民主,只适用于爱护政治共同体的人。中国有个固定搭配的常见词:“爱国民主人士”,表明了爱国与民主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不可分割性。

 

    一个经常被人提及的反面教材是:宋襄公在战场上对敌人发扬民主,结果大败而亡。毛泽东总结说:“我们不是宋襄公,不要那种蠢猪式的仁义道德。”

 

    “君权神授”是一个神话,“人人平等”是一种文化。“君权神授”已经被打翻在地,而“人人平等”现在却变得神圣起来。应该说,“人人平等”作为一种理念,在公民的权利保障上进行严格的贯彻是正确的,但是,在政治权力上鼓吹“人人平等”就有些过了。子曰:“过犹不及”。

 

    当代世界有两种政治:一种是精英政治,一种是民主政治。精英政治催生协商民主,而民主政治要么催生暴民政治,一如台湾政坛上的那些戏码,要么就催生独裁统治。

 

    重要的事情再说一遍:独裁产生于民主。

 

    民主社会中常见的政治不作为、贫富悬殊、社会腐朽等等,是诞生独裁的最好土壤。希特勒是由民主选举上台执政的,他不是世界历史上第一个由自由民众主动拥立的独裁者,也不会是最后一个。须知,矛盾的特殊性中孕含着矛盾的普遍性。

 

    民主决策存在“短板效应”。一群人一致同意,达成共识的决策,一定与这群人中头脑最简单的人的认识水平相当,不可能是最优决策。因此,民主政治是一种较差的治国方式,它以平庸的和谐使社会缓慢腐烂,从根本上伤害人民群众的利益。

 

    东西方圣贤都主张民本主义,而反对民主政治。

 

    孟子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毛泽东说:“为人民服务”,这都是人民利益至上的民本主义。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这句话是孔子亲口说的。

 

    苏格拉底是最早的专家治国论者,他将古希腊城邦的民主政治称之为暴民政治。苏格拉底认为,国家政权与社会上的各行各业一样,都应该由经过训练,有专门政治才干的人来管理,他反对以“抽签选举法”实行的民主。他说:管理者不应该是那些握有权柄、以势欺人的人,也不应该是那些由民众选举的人,而应该是那些懂得怎样管理的人。


    

    苏格拉底是柏拉图的老师,柏拉图是亚里士多德的老师。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在西方文化中的地位,类似于周文王、孔子、孟子在东方儒家文化中的地位。


    今天的美国,满世界到处鼓吹民主,但很少有人知道,美国的核心政治阶层是主张精英政治的。当代美国的政治核心圈,有一个精神领袖叫列奥·施特劳斯,是政治学教授。在里根、老布什执政时期,美国许多政府机构的重要职位都被施特劳斯的弟子们占据。到了小布什当政时期,特别是在“9·11”之后,探究鹰派政客与施特劳斯派之间的关系,成为美国媒体的热门讨论话题。施特劳斯在政治哲学领域的核心观点是:知识与理性始终是少数人的禀赋,因此政治最终必须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美国政治家有一个必修课,就是表演和演讲。对于美国政治人物,不能光听他是怎么说的,而要看他是怎么做的。

 

    可以说,“一人一票”的美式民主,或者说是古希腊式民主,既不被先哲们尊重,甚至沦为嘲讽和批判的对象,也从来没有在历史上长期真实有效过。

 

    斯威夫特当年就在寓言小说《格列佛游记》中,把民主政治比作小人国,把精英政治比作大人国。小人国的人会因鞋跟高低、吃蛋先敲哪端而分裂吵闹,穷兵黩武,而大人国的人虽然身材高大,却温文尔雅。


       

       《格列佛游记》是一部政治寓言小说,拍成电影也很精彩!


    很多人以为,人类社会政治制度的发展方向,一定是从专制走向民主。这其实是一种天真、不符合历史事实的想法。西方社会的历史,有很多从民主走向专制的例子:发明“一人一票”式民主的古希腊奴隶制共和国,搞到最后还是将最高权力交给了亚历山大大帝;古罗马共和国在恺撒之后也最终成为罗马帝国。如果你随意在历史书中撕出一大段来,兴许你会误以为历史是从民主走向专制也说不定。而传统中国的历史,其实就是一部长达两千年的精英政治史。

                         

    从逻辑上说,民主的原则可用于协商,更可用于监督,但万万不可用于决策。任何严肃的政治决策,始终应该要在集中的状态下进行,也就是按照民主集中制的原则来办。这一点,凡是当过班长、当过村长、当过董事长的人,一定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其实,协商民主也是民主,而且是一种更高级精密、更考验政治水平的民主。协商民主作为纵向民主,它既保证了意见的广泛民主性,也保证了决策的科学严谨性,从而避免了纯粹“一人一票”式民主常常导致的民粹、族群撕裂和反智倾向。


               

    1949年9月21日,毛泽东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会上说:“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感觉,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将写在人类的历史上。”伟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们总是站在历史的高度,看待和处理当前面对的问题。


    柏拉图在其名著《理想国》中,阐述了一种“哲学王”的治国思路。他认为,由智慧的哲人依据良好的法治手段来治国理政,一定是人类所能创设的最理想的国家。

 

    政治是用来解决问题而不是用来发泄情感的,政治与人类社会所有的专业领域一样,它的发展方向始终是受到广泛监督的科学化、专业化。它既不应该是毫无情感的野蛮专制,也绝不应该是毫无理性的“一人一票”式票决民主。


    对于那些一味迷信“一人一票”,奉美式民主为所谓普世价值的人,有一句古老的批评是恰当的:“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2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服务支持
广告报价
小程序开发
网站建设
服务支持
营销案例
微信托管
影视制作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 业务合作:13320839966
  • 内容管理联系:0818-2288899
  • 客服QQ: 31868817
返回顶部